【UT】the true history in true lab

the true history in true lab

* sans视角。此文为UT时间线发生前的脑补。与真实实验室有关。无cp。有二设。

【上】

那场“事故”夺走了gaster,没有领导人,大家都感觉“决心”实验似乎很难继续前进一步。因此,通过商议,我们向asgore提出了离职请求。

老实说,对我而言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为了这个项目我不断地进行时空跳跃,嘿嘿伙计,连续12个小时重复一个时间点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再者,papyrus——我年幼的弟弟,他似乎要察觉到我在做什么了。

我能想到保持我们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终止它。因此,我决定带papy离开核心,居住到尽可能远的地区。

最后我们选择了snowdin...

红楼一书,看进去了是缘,看进去出不来了是劫。
现如今红学愈加往妖魔化方向发展,真要变成原应叹息了。

我能想到最美好的爱情,是宝玉夜里给黛玉送去两张旧帕子,他说她懂,她便真的懂。

Wonderland

霜冷:

CP:神威X今井信女

蒸汽朋克背景,信女全程没出场,神威女儿视角注意,OOC注意。

狐仙的后续。



We found wonderland,you and I got lost in it,It's all fun and games 'till somebody loses their mind.

             ——题记



“我要开始忙工作了。”父亲揉了揉我的头发,温柔,带有歉意,却无可拒绝,“小神叶要照顾好自己...

人言可畏

霜冷:

CP:神威X信女,拉郎,OOC注意

灵感来源于缪斯女神 @陋居阁



反正不会有人回复。

我边想,边在手机上敲字:今天也是要服从元老院无聊任务的一天,就算阿伏兔和你说我会因为顾着和任务对象单挑把任务搞砸,你也不要相信,因为那个任务无聊到让人发指,不找点乐子是不可能的。

然后摁下了发送。

看到对方已收到我觉得自己又有动力做任务了,虽然我以前非常看不上那些做个任务都要唧唧歪歪的渣渣,因为那嘴脸活像混日子的中年大叔抱怨新来的实习生事多,但是想到回回任务都是和战五渣打架我就觉得自己不发泄一下心里的郁闷会被憋死。

和下属抱怨,和同事抱怨有损形象不说还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写

雨霖铃

霜冷:

CP:神威X信女

狐仙,OOC慎入,信女视角



冰湖,狐仙一族的禁地。

我族族名狐仙,实则仍是妖精,妖精利用魔镜窥得凡人的命运,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只是这代价不轻,水镜就成了魔镜,封印水镜的冰湖便成了我族禁地。

冰湖湖水冰冷彻骨,一身保暖的皮毛也被冰水打的湿漉漉的沉甸甸地压着很不好受,皮肤疼的像是被针扎一样,水中的寒意纠缠着我的骨头,我不得不捏紧手中的避水珠,把自己蜷成一团,让自己温暖些。

这时候我总会埋怨澄夜,为何不利落地处死我,而是把我扔进冰湖,称若我能在冰湖中熬过三年,便对我既往不咎,但我知道,她是在保护我,保护我这个千夫所指的,害死了族长的女人,虽然三年转瞬...

一个甜甜圈引发的悲剧

霜冷:

CP:神威X信女

脑洞来自缪斯女神 @陋居阁



其实要不是妹妹的威逼利诱,我还真的不想来同学会,毕竟我是个有许多事情要做的社会人,不想和一群既陌生又熟悉的社会人瞎掺合。

我坐下没多久,刚端起杯子喝可乐,一张两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就纷纷看向我,目光里充满欲语还休的八卦,神情还颇似朝阳区热心群众。

社会人不喝酒喝可乐很奇怪吗?我疑惑地看了回去。

终于有人开了口,“威哥,你和信姐准备什么时候结婚?”马上就有人接话,“是啊是啊,你们从小学就开始的恋爱长跑,这都跑了十年了,也该给一个HE了吧。”

闻言,我一口可乐卡在嗓子里上不来下不去,差点被呛死,“什么恋爱长跑?我什么时候和...

雨霖铃

霜冷:

天朝古代背景注意。

信女狐仙设定,威哥第一人称注意。

全文灵感来源于同好的线稿,因为尚未取得作者同意,所以不放图了。 @陋居阁

CP:神威X信女



江南的雨总是朦胧一层薄雾,落到身上只见衣衫颜色无端深了些许,人却感受不到雨水近身的湿滑感,我不耐烦撑伞,尤其是我还扛着锄头拎着菜篮。

出发时是细雨蒙蒙的清晨 ,归来时是细雨蒙蒙的傍晚。

不同于出发,归来时,断桥边上坐着一个撑着红色油纸伞的女人,清明的新娘实在骇人听闻,我下意识地多看了她几眼,却见的她穿着丁香色的衣裙,系着雪白的腰带。

这等不守礼法之辈举世罕见。

清新淡雅的花香弥漫在雨中的空气里。

我放下篮子和锄头,坐到她身边...

【威信】论男友的自我修养(短篇完结)

神威x信女 拉郎配注意。
轻松的短篇

那一日,我穿过茫茫星海,千回百转来到了地球,蹲在路边吃了一串四喜丸子。

我本是从繁忙的公务中脱身而出,本想一个人逍遥自在地摸个鱼,倒没想到凑巧遇到一对小情侣吵架,吃了个热闹。

女方我见过,当年和我妹妹通过话后,和我爹一起跑到战场来的今井信女,听晋助说过,这今井小姐算是江户的一个奇女子了,年纪轻轻就身居上位;对面站着的和她吵架的男子虽样貌普通,但胜在模特般的身材,瞧着也有几分气质。

我若贸然登场怕惊扰了别人家的正经事,只好趁着他们没看见我,往更角落的地方缩了缩。地球有个词能够形容我此时的动作,那就是——听墙角。

费时费力地凑了七七八八的信息,大致得出是一出追求者与被追求...

【神威x信女】家务事(五)

*图:姬友为第三章画的插图。

【五】

“你为什么不反驳?”

我清理完自身后,正系上围裙准备做饭。她突然拦下我的动作。

“什么?”

她语速急促:“你今天受伤你忘了吗?” 我心里赞赏她的观察力,信女有所不知,这种程度的伤对于夜兔而言就像挠痒痒一样。

我可以吐槽她小题大做。但是,我想起妈妈在世时曾练就一套菜刀功,此功夫辅助各种菜系加上各种桌椅板凳,施展出来可爆发2亿的威力。我如今回想起那些被她追着打的日子,身体依旧瑟瑟发抖。

秃子带我逃命时教导我此功夫乃家庭妇女必备绝技,女子结婚后便可自行领悟,我为了生存,求教秃子如何能免于一死,秃子微笑,谢顶了一半的头亮瞎了我的眼睛。不知是人是佛的那货...

1 / 4

© 幽梦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